第一种理解存在于机械化战争时期。主要通过各军种、兵种的协同行动,达到相应的效果,即“行动域”和“目的域”属于不同的空间作战,效果直接体现在“目的域”上,侧重于装备手段自身的空间属性。目前乃至未来,跨域作战会更倾向于第二种理解,即“行动域”和“目的域”可以是“同域”也可以是“域外”,但战斗力可以体现在“域外”,不受装备和手段的空间属性限制,而是与战斗力的影响空间和规模有关,因此具有更广泛的应用。

未来的联合作战需要多领域合作。目前从作战空间领域来看,所有军种都具有一定的跨领域作战能力,包括陆军航空兵、空军、空降海军、海军航空兵、海军陆战队。在服务级别,多个战斗域有能力一起战斗。这种多领域合作可以称之为“小合作”。在未来基于网络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中,这些服务层次的多领域合作应该向更高层次的有序发展,向同一个作战空间领域不同服务的能力整合的偏向性增长,即“大合作”的偏向性增长,即实现不同服务之间的区域统一。另外,外层空间、网络、电磁空间等作战领域是联合作战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就是说,某项服务即使在联合作战的特定规模和某个阶段实施相对独立的作战,也需要空间、网络、电磁空间作战的支持。所以未来的联合作战必然是多个作战空间领域的协同作战。

跨领域联合是联合作战成长的高级形式

从战争从机械化向信息化过渡以来,综合利用各种服务的作战能力的联合作战概念逐渐确立,并在最近的局部战争中显示出强大的系统作战能力。目前,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各种服务的运营能力在信息通信技术的支持下不断增强,运营触角不断延伸到多个空间。传统的基于“军兵种”的联合作战能力集成与整合似乎有些薄弱,难以满足信息化联合作战的增长要求,需要与新的联合作战理念相协调。

随着信息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和作战空间的扩大,现代战争中各种服务的作战能力得到了质的提高。以前以战斗力量的“服务属性”为重点的联合作战概念,正在向战斗力量的“战斗领域”归属转变。在实现单个作战域“师合一”的基础上,演练各种作战域之间的“跨域合一”,最大限度地释放自己的系统能力。

从统一效率到跨域效率。随着作战空间领域的不断扩大和武器装备性能的提高,作战空间领域之间形成了制衡,比如我们常说的“空造陆”、“海造陆”。各军种之所以壮大自己的跨域作战能力,是为了专注于作战空间领域的平衡关系。但是每个军种都有自己的重点建设领域,无法均衡的在各个作战空间领域增长作战能力。因此,需要利用其他军种和兵种的战斗力来提升这种军种的战斗力。

在网络信息系统的支持下,影响不同军种、兵种作战行动配合、不同作战领域作战能力整合的壁垒逐步被打破,实施高组织、高效率联合作战的条件基本具备。未来,围绕网络信息系统的整体运营,统一和发展多领域合作、跨领域整合的运营理念已成为大势所趋

跨域联合作战,作为未来联合作战的增长,偏向于不同作战域作战能力的整合和域间优势的互补,以达到各个作战域的最佳作战效果。通过各战场效果的叠加,使战局向有利于己方的方向发展,进而达到战争的全局或局部目的。基于网络信息系统的跨域团结可以实现跨域效应和跨域效率。

引用词语

未来的多域操作需要跨域的统一。从作战全局来看,未来涉及多个兵种、多个作战领域的联合作战是相互关联、相互支撑的。从外观上看,虽然有些动作是在某个操作域内进行的,但它们的动作或攻击是针对其他操作域的。比如陆军在地面作战中摧毁或占领敌方机场,对空军夺取制空权影响很大;再比如电子对抗太空目的造成的电子公害,导致敌方侦察和通信卫星瘫痪,将对陆海空和网络作战行动产生巨大影响。因此,未来联合作战必须是多领域作战,多领域作战必须实现跨领域的统一,通过行动和效果的趋同,更好地促进作战目标的实现。

跨域统一是实现跨域效率的重要途径

跨域联合是未来联合作战的主要模式

在机械化战争时代和信息战初期,各军种可以按照计划在战斗中充分发挥战斗力,在完成作战任务的基础上为其他军种创造条件。与没有联合作战能力的军队相比,其战斗力显著跨越几个数量级。但由于指挥信息系统和网络建设的不完善,以及各种服务和兵种的信息通报和共享的限制,各种服务的部队之间机械作战效果的互补性、集成度和利用率都达不到理想状态。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基于网络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的作战力量可以顺利实现不同区域的统一,并在此基础上与其他作战区域保持跨领域的统一。通过信息的高效流动,各个子域的作战行动可以围绕作战任务实现自同步与协作。一个子域的运算效应会很快被其他子域利用,级联放大效应会扩散到每个子域,从而实现跨域效率。

从跨域动作到跨域效果。跨域有两种理解:传统的理解是作战实体在地理空间的跨域主要体现在作战空间领域的潜在关系上,即由攻击平台和目的平台的地理空间差异来划分。比如使用陆基反卫星武器攻击对方卫星属于跨域;使用天基反卫星武器攻击对方卫星,不是跨域领域。还有一种理解是,战斗力的跨域,即在同一地理空间的作战,也可以产生跨域效应。比如陆战军可以通过摧毁对方的机场来降低对方的空战能力,也可以认为是跨领域领域。

[负责编辑:]

作战领域已经成为联合作战能力整合的结合点。作战领域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定义,结合现代汉语词典中的领域定义可以理解为作战行动的规模。在军事行动领域划分这种规模的方式有很多,最常见的是基于军事行动所涉及的空间规模,即陆、海、空、天、网、电磁等作战空间。所有这些战斗空间都有专业的战斗力量依托于这个空间,围绕着对这个空间的控制权的争夺,逐渐形成一个独立的战斗空间场,也就是战斗域。目前各军种和兵种的作战实力和作战行动,都在一定程度上把触角伸向了其他军种的传统规模。在联合作战中,如果继续以军种的方式举行将统一能力融入一定作战空间的行动,就会出现多头指挥控制,指挥效率低,内耗大的局面。因此,需要为各军种联合作战能力的整合寻找新的结合点。目前,基于作战领域的联合作战能力一体化已成为一种新的增长趋势。例如,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国陆军联合地面队司令部指挥第5集团军和海军第1海军陆战队远征军地面队的作战,联合空军队司令部指挥空军、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导航队的作战。

跨域统一是战斗领域和军种、兵种的结合。跨域是指作战行动在作战空间规模上至少涉及两个作战域。比如海军舰艇、海军航空兵、海军陆战队进行的作战涉及陆海空,甚至可能有网络和电磁空间,但这种情况可能只是海军勤务作战,而不是联合作战。团结是战斗力量中军种和兵种的属性,战斗行动至少涉及两个军种和兵种参与战争。比如海军师陆战队、空军空降部队、陆军地面作战力量进行的作战,可以称为陆地联合作战。但是这种联合作战主要在陆地和跨域作战中进行,并不具有实质性。跨域联合是跨域作战和联合作战观点的结合,即作战至少要涉及两个作战域,至少要涉及两个军种和兵种的作战力量。

上一篇:袁可立:益阳袁可立计划搬迁和扩大生产
下一篇:安徽省芜湖市:繁昌县新港镇采取了许多措施来促进农村生活垃圾的处理和建设美丽的村庄